统一身份认证温大主页怀念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前沿 > 理论前沿 >

理论前沿

理论前沿

人民哲学:孙武安、刘修发:正确认识中国共产党伟大社会革命的三个维度

作者:时间:2021年10月11日 08:27阅读:

作者简介:孙武安,男,1963年生,法学博士,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温州大学研究基地主任。长期从事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科研工作,先后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项(重点1项),主持省部级项目10余项。在《光明日报》《马克思主义研究》等报刊发表论文百余篇,出版著作教材10余部,获省级科研—等奖、省级教学成果二三等奖各1项,曾获评山西省优秀教师、山东大学教学名师、全国高校思政课影响力人物提名奖等。刘修发,男,1995年生,赣南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助教。

论文出自:《学习与探索》2021年第7期。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民族复兴进程中的中国革命文化传承研究”(项目编号:19AKS018)。

伟大社会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团结带领人民群众解放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社会运动。中国共产党在一大纲领中即将“社会革命”明确为党的根本政治目的,并为此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百年奋斗。百年风雨百年辉煌,中国共产党领导伟大社会革命为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胜利在望。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坚持不懈推进伟大社会革命,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更是明确提出,要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指导中国人民不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而历史虚无主义者却从不同角度责备和抹黑中国革命,宣称革命幼稚疯狂邪恶、已经失败和结束,要永远告别,等等。这些错误思潮在历史和理论问题及思想认识上都造成了诸多混乱,产生了极其严重的社会危害。澄清认识、回应挑战,是正确理解中国革命历史,特别是正确认识中国共产党伟大社会革命历史的需要,也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继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的需要。一、历史维度:伟大社会革命没有结束,是长期奋斗与阶段推进的有机统一一个时期以来,不少人将伟大社会革命简单化为夺取国家政权,错误地认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或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就意味着中国革命任务完成了、历史结束了;成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无须继续革命,只要搞好经济社会建设、巩固和完善社会制度;更有人提出要永远彻底“告别革命”。必须指出,这是对中国共产党伟大社会革命的严重误读。伟大社会革命历史的长期性和阶段性是由共产主义最高理想和目标的艰巨性所决定的。共产主义社会是在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人的思想和精神境界高度发达、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充分涌流的基础上,逐步实现的无阶级无压迫、每个人都得到自由全面发展的自由人联合体。所有这些条件都不是人的主观意志所决定的,都要经过极其漫长的奋斗过程,这个过程将经历许多不同的发展阶段才能逐步实现。毛泽东指出:“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历史。这个历史永远不会完结。”只要社会还存在矛盾,社会革命就不会停止,“就是到了共产主义阶段,也还是要发展的”,“可能要经过几万个阶段。能够说到了共产主义,就什么都不变了,就一切都‘彻底巩固’下去吗”?这不符合辩证法,是违背事物发展规律的。宏大的目标、漫长的历史过程必然要求也只能通过阶段性推进逐步完成,每一历史阶段及其任务都只能根据特定的条件作出具体的安排和部署。五四运动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百年伟大社会革命可区分为四个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的发展阶段:第一阶段以武装斗争为基本特点,主要任务是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第二阶段以和平改造为基本特点,主要任务是消除生产资料私有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度;第三阶段以曲折探索为基本特点,主要任务是摆脱苏联模式,寻求适合中国实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第四阶段以改革开放为显著特点,主要任务是消除贫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以夺取国家政权为直接目标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也可称其为暴力的政治革命,这只是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的一个初始阶段。社会主义制度确立以后,虽然没有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革命,但是还有革命,技术革命、文化革命,也是革命。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是革命,从共产主义的这一个阶段过渡到另一个阶段,也是革命。共产主义一定会有很多的阶段,因此也一定会有很多的革命。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在纠正十年“文化大革命”严重失误的同时着重强调了“否定‘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口号的错误,这绝对不是说革命的任务已经完成,不需要坚决继续进行各方面的革命斗争。社会主义不但要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而且要大大发展社会生产力……直到共产主义的实现。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伟大的革命。我们现在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进行的斗争,正是这个伟大革命的一个阶段”。众所周知,关于改革开放,自邓小平以来党的历届领导人都一致称其为“伟大革命”,习近平总书记还进一步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伟大社会革命的统一性。他指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必须一以贯之进行下去。”显然,上述党的文献以及毛泽东所讲的“革命”与党的一大纲领所规定的“社会革命”是一致的,而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伟大社会革命”更是我们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中国共产党革命内涵的又一次深刻阐述和郑重宣示。伟大社会革命需要阶段推进,更需要长期奋斗。阶段推进是长期奋斗的必然要求,长期奋斗是阶段推进的根本动因,两者统一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革命实践。阶段推进与长期奋斗的辩证统一,要求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和推进伟大社会革命的斗争中处理好当下与长远、局部与整体的辩证关系。既要坚定理想信念,始终牢记伟大社会革命的长远目标,保持战略定力和战略思维,注重顶层设计、整体谋划和协调推进,又要善于牵住“牛鼻子”,有重点分阶段有步骤地推动各项工作,促进伟大社会革命不断向纵深发展。二、价值维度:伟大社会革命不是盲目破坏,而是破坏旧世界与建设新世界的有机统一无产阶级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是除旧布新的过程,不仅要破坏旧世界,更要建设新世界。历史虚无主义者指责革命“只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它破坏了一种政治框架之后,并没有提供新的政治框架。因此,革命后一定会留下一种政治真空,而填补这种真空,除了再次专制,别无选择”。他们以辛亥革命为主线,指责整个20世纪百年革命都是打打杀杀,消耗破坏了生产力,延误了现代化进程。此类“革命破坏论”的实质是否定革命的建设性和进步性,进而否定中国革命历史,否定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直至取消党的领导,改变社会主义道路。用革命的暴力消灭反革命的暴力是古今中外一切革命的基本特点和规律,也是近代中国革命的基本特点和规律。近代中国,腐朽落后的旧制度旧政权及其生产关系已经成为套在中国广大劳动人民身上的锁链,成为束缚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桎梏。不推翻帝国主义及其所支持的封建地主阶级的统治,中华民族不仅没有独立和复兴的希望,甚至面临亡国灭种的深重灾难。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首先要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推翻腐朽落后的旧制度,解放生产力,为社会进步开辟道路、创造条件。当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尖锐对立、发展到你死我活阶段的时候,暴力必将成为最后的也是最高的斗争方式。毛泽东指出:“在中国,离开了武装斗争,就没有无产阶级和共产党的地位,就不能完成任何的革命任务。”不经过暴力革命的特定阶段,就不能消灭旧的生产关系,就不能解放社会生产力,社会革命就不能向纵深发展,建设新世界也就无从谈起。伟大社会革命要破坏旧世界,更要建设新世界。破坏旧世界只是伟大社会革命借以实现最终目的和目标的必要手段,伟大社会革命的最终目的和目标是建设共产主义的新世界,让每个人都能得到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人人享有美好幸福的高品质生活,这是共产党人追求的最终的价值目标。当然,共产党人并没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她所追求的价值目标和利益始终是“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在各个发展阶段上“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毛泽东则指出:“我们共产党人,多年以来,不但为中国的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而奋斗,而且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奋斗,一切这些的目的,在于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再次强调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以英勇顽强的奋斗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也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历史一再雄辩地告诉我们,新社会是从旧社会的母体中孕育并逐步成熟起来的,革命前期的重点可能是破坏破除腐朽落后的东西,但同时也有建设。在以武装斗争为主要形式的民主革命斗争时期,不仅有人民军队建设,也有党的建设、人民政权及经济文化建设等。取得政权后的革命工作重点是建设,但同时还要保留必要的暴力(包括一切国家机器),因为国内外敌视新中国、敌视共产党、敌视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政权的力量仍然存在,“台独”“港独”及“颜色革命”等各种捣乱破坏活动不会停止,这方面的矛盾和斗争在特定条件下还可能激化和升级。“强国必须强军,军强才能国安”。国防和军队的现代化“是保卫红色江山、维护民族尊严的坚强柱石,也是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的强大力量”。保卫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一切暴力工具不仅不能削弱,还要在综合国力不断提高的同时不断加强。没有国家武装力量及一切暴力工具的现代化,就不能遏制和消灭任何分裂祖国的倒行逆施,就不能遏制和消灭任何妄图侵犯和颠覆人民共和国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更不可能在国际上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望也会随之成为空谈。推进伟大社会革命,还将逐步破除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封建迷信、官僚等级、拜金享乐及媚外奴化等一切陈腐落后反动的思想观念,与之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一切陈腐的思想观念不可能通过暴力的政治革命一次性消灭干净,新思想新社会新秩序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一次性建立、巩固和完善起来,只能进行长期的斗争和建设。中国共产党伟大社会革命不仅要把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建设成为一个先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还要革除一切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各种体制机制以及落后的思想观念,建设一个高度文明与进步的美好新社会。与此同时,破与立的统一也体现在领导伟大社会革命的党的自身建设上。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不是天然的,也不是一劳永逸的,而是在斗争中锻造的。要正确领导伟大社会革命,党就要有以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精神,敢于刮骨疗伤,敢于壮士断腕,不断加强党的政治、思想、组织、纪律、作风及制度建设,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从而不断增强党领导伟大社会革命、建设新世界新社会的能力和水平。三、实践维度:伟大社会革命不是幼稚疯狂,而是拼命精神与科学精神的有机统一就人类历史的发展而言,一切进步事业和美好生活都是在社会实践中奋斗得来的。推进伟大社会革命需要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英勇奋斗,包括抛头颅洒热血等一切形式的无私奉献和拼命精神。历史虚无主义者把这种英勇无畏的拼命精神视为“情绪化”的“幼稚疯狂”。在他们看来,搞革命“主要是想把国家和社会困境的原因和解决办法简单化”,整个20世纪的中国革命“在本质上只是一种政治浪漫主义的幻想而已”。这是对无数革命先烈和仁人志士的严重亵渎,也是对伟大社会革命事业的恶毒攻击。马克思主义伟大社会革命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美好未来。越是美好、崇高、伟大的东西越是要奋斗和牺牲,越是要保有“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这股拼命精神和革命热情是推进伟大事业不可或缺的斗志、意志和精神状态。没有这种拼命精神和革命热情,中国共产党就不可能在灾难深重的民族危机和社会危机中诞生,并勇敢地担负起民族解放和复兴的历史重任;也不可能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有效化解国内外一个又一个重大风险和挑战,取得今天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从而迈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迎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在历次革命斗争中,共产党员总是英勇而坚决地冲在最前线,愿意也能够为保卫祖国和人民的利益流尽最后一滴血。百年以来,党领导人民在长期革命斗争实践中形成了包括伟大建党精神、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抗美援朝精神、两弹一星精神、航天精神、改革开放精神以及伟大抗疫精神等形式多样的革命精神,这些精神的本质就是拼命奋斗、无私奉献和英勇牺牲。新时代推进伟大社会革命仍将面临诸多重大困难、挑战和风险,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告诫全党,务必“保持斗争精神,敢于直面风险挑战,知重负重、攻坚克难,以坚忍不拔的意志和无私无畏的勇气战胜前进道路上的一切艰难险阻”。这是现实和未来革命斗争的需要,也是革命实践基本经验的总结。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热情和拼命精神不是盲目蛮干,更不是什么幼稚疯狂和浪漫,而是源于科学理论的武装,源于对真理的坚定信仰。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热情和拼命精神是建立在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基础之上的。马克思主义基于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揭示,是人类全部智慧的集成和结晶,是指引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彻底解放的科学理论。“中国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坚持实事求是,从中国实际出发,洞察时代大势,把握历史主动,进行艰辛探索,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指导中国人民不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1]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产物,都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伟大社会革命实践中形成,并指导中国革命实践的科学理论,这也是中国革命能够少走弯路、从胜利走向更大胜利的根本保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人类思想史上,没有一种思想理论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人类产生了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同样,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也没有哪一种思想理论能够像中国化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中华民族和中华大地产生如此巨大而深刻的影响。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坚定信仰、对共产主义崇高事业的无限忠诚,是中国共产党人和无数革命先烈前赴后继、英勇斗争的精神支柱,所谓“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就是这种伟大科学精神与拼命精神生动而集中的体现。中国共产党人深知:没有科学理论武装,空有激情将导致盲动蛮干,这方面的历史教训是极其深刻的。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确立社会主义制度、探索并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新局面,所有这些重大成就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满怀革命热情、无私无畏拼命奋斗的必然结果,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必然产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先驱们创建了中国共产党,形成了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的伟大建党精神,这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从习近平总书记所概括的“伟大建党精神”的具体内涵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的革命精神从一开始就是坚持真理、坚守理想与不怕牺牲、英勇斗争的统一。众所周知,“革命”一词并非近现代社会所特有。中西方社会古代时就有“革命”(revolution),只是其含义各有所指。近代以来,“革命”的词义不断延伸拓展和变化,不仅用来指国家、民族、阶级反压迫反剥削的暴力的政治斗争,也被广泛使用于科学技术、文化教育、思想观念、医疗卫生,乃至宗教信仰等各领域,表示重大变革和进步。就近现代中国而言,“革命”一词是20世纪初资产阶级革命派首先用来表示改变中国社会的斗争,此后不断传播并深入人心。1911年辛亥革命结束了封建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1915年《新青年杂志》创办并掀起新文化运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马克思主义成为党的指导思想,“社会革命”被写入党的第一个纲领。与此同时,中国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逐步让位于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革命性质上还不是社会主义革命,但由于时代的变化、领导阶级、指导思想和革命前途的不同,这场革命从一开始就是指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伟大社会革命。在党领导的百年伟大社会革命进程之中,虽然走过不少弯路,发生过这样那样的失误,但是建设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目标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动摇和改变。如果说有什么值得反思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在关于“伟大社会革命”话语的使用和宣传上还不够明确、清晰和一贯,我们不仅习惯于简单化地使用“中国革命”,还经常不加说明地把“革命”与“建设”“改革”和“现代化”等措辞并列起来使用,以致不少人把党领导的伟大社会革命狭隘地等同于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不知道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也是伟大社会革命发展的一个阶段,也不能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一以贯之继续推进伟大社会革命重要论述的深刻内涵。马克思主义理论在本质上是革命的理论,是关于无产阶级和全人类彻底解放、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社会革命理论,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的伟大社会革命政党,“革命”是中国共产党最基本的底色,也是中国共产党最重要最具有价值最富有内涵的伟大精神和品格。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是要永远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勇于把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的百年“伟大社会革命继续推进下去”。

责编:袁群

编辑:王恩明

相关链接:孙武安、刘修发:正确认识中国共产党伟大社会革命的三个维度 (qq.com)

友情链接